蝴蝶效应

作者:兆壹北

简介: 清心寡欲的杨悠悠作为一名直直朝着“事业有成”奔赴的年轻律师,在一个与往常并无不同的夜里糟了难。痛苦、未知、迷茫、无法原谅……报警是她的第一选择。可就在她去医院取伤情鉴定的路上突然回到了十四年前,故事与事故同时运转,等她再回来,除了灾厄并没有离开她,其他的一切都变了……年下疯狗只会盯着她一个人咬。双洁、高H、有迷奸强奸情节,雷者慎入。本文依旧有情有肉,不过因为是错误的开始,所以结局会有两个,一个BE,一个HE。

我整整六年的青春

作者:夏柳煜

简介: 浪费整整六年的青春,换取永生难忘的教训 方芮芮亲眼目睹王建吾倒在血泊中,然后哥哥李振昌双手沾满了鲜血。简直晴天霹靂,哥哥杀了最爱的丈夫,这种人伦悲剧竟然发生了,还发生在自己身上。面对哥哥被判..

同桌

作者:流苏

简介: 自习课蔺思甜偷看小黄文,手机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过道。地上。班主任的正前方。千钧一发之际,她赶忙推了专心做题的周晟一把。蔺思甜:“周晟!你手机掉了!”周晟:???——别人孔雀开屏开出七彩羽毛,周晟开屏能开出衡水金考卷108套。——周晟向她跑来的那一刻,明明她已经把两人的孩子该在哪里买学区房都想好了。“如果我这张卷子能考及格,周晟你给我一个奖励好不好?”“我想看你……”蔺思甜鼓足了勇气,终于讲出最后两个字,“自慰。”

青春页有你

作者:Zhen

简介: 那些平凡不过的日子,在青春画下一道粗长的痕 待到很久很久,还滚着热 「楼雨忻,帮我把单子拿到学务处。」 「欸,教官说要记我警告,你觉得我要不要顺便供出你?」 我以为郑宇胜会是我高..

顾老板的小色鬼(女追男1v1)

作者:亲爱的十一

简介: 文案一:江一橙第一次见到顾青山是在好友楚汐组的夜宵局上,男人光着膀子出现在她眼前,长得不错,五官精致,身材壮实不显胖,六块腹肌线条分明,整个右手手臂都是纹身,男人皮肤又白,墨黑色的颜色显得十分的狂野。她瞬间痴住、男人又痞又帅,看人的眼神里总是含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一见钟情,喝醉了吃他豆腐,小手探入他衣里摸他腹肌…文案二:顾青山最近被一位可爱的妹子盯上了,她留着个羊毛卷的齐肩短发,骨架瘦小却肉感十足,软乎乎的脸蛋。店里来了不少美女来看他,唯有江一橙最特别,也最大胆,更是最引他注意。因为她的眼神很色,第一次见面就吃他豆腐,第二次见面就让他摸回来…后来江一橙被他压在身下疯狂顶撞,撞到失声,哑着嗓子骂他臭流氓。男人笑得灿烂,亲了她一口,撞得更加厉害了,他压着声音贴在她耳边道:“小色鬼,爽死哥哥了!”———顾青山被江一橙的热情所撼动,热烈且温暖像个小太阳那般照进他晦暗的人生里,暖了他四季!她让他不要难过,她会一直在。她说喜欢他,他让她别后悔。她说要给他做饭让他以后别再吃泡面,她又说她会给他一个家,以后他们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再后来,顾青山便有了家!

抱抱【校园H】

作者:小松鼠

简介: 白芙第一次见到宗柏时,他正跟人打架,一拳砸在对方鼻梁上,她听到清脆的骨裂声。 她想,这种危险分子得离远点。 第二次见宗柏,是在后操场,他懒散地坐在台阶上,手里抓着把猫粮逗学校里的流浪猫。 她不由又想,这人还挺多面的。 后来,他唯一一面只对她展露。 一生要强的宗少爷,在床上,双眼情欲浓郁,看着坐在他身上的人可怜撒娇:“宝宝,快点……” * 人生至暗时刻,宗柏遇见了他的光。 想抱她,于是他拔掉了身上所有的刺。

及时纵欲(糙汉公路文1v1)

作者:缇安

简介: 阮梢本想在生命的最后游历山河寄命天涯,却不曾想在半路竟偏偏对那个男人有了兴趣。 暖黄有些发暗的灯光下,赤裸着上半身的高壮男人肌肉紧绷,宽厚发达的肩臂用力,一下一下锤击着零件,汗水顺着鼓胀的肌肉流淌进洗得发白的迷彩长裤中。 她倚在门口挑挑眉,嘴唇有些发干。 然后把在死前睡了他划进了遗愿清单。 洒脱大美人×沉稳真糙汉 “她只要他的身,他却要她的心。”

青寒(公媳)

作者:若飞

简介: 一位贤良淑德好儿媳的作妖之路。公媳1v1 产子 结局he

潮晕(1v1强制爱)

作者:栩芝

简介: 佟依雯再遇到初中同桌程逢宇的时候只觉得开心,被他压在身下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她的偶然重逢是他的蓄谋已久。程逢宇喜欢边肏她边在她的耳边述说着他对她最开始的欲望。所有晦涩的青春记忆都被欲望沾染,可那就是他们爱情的开端。

驯欲(小妈)

作者:锦换

简介: 细雨霏霏的豪门葬礼上,怀有遗腹子的新寡少妇还在悼念段家老爷。她一身黑服遮得严实保守,像极了温顺娇妻,爱惨了瘫痪无能的丈夫。忽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攀上她的香肩。披肩落地,性感香艳的黑缎抹胸几乎兜不住豪乳,以及腹处微微隆起的孕肚。嫩翘柔腴的小妈,就这样被野种少爷揭穿伪装。“怀了四个月,对吗。”“少爷怎么知道…?”“那时,你不是最喜欢被我从后面搞么。”为了遗产,洛妘决定找陌生少年借精成孕。少年性格沉闷,骨子自卑,伪装高傲,矛盾疯狂。直到在葬礼上相认,原来他就是段家遗弃在外的野种少爷,段煜。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