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七十章 野心不小  皇帝萌萌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着判官的吩咐,一盏盏宫灯亮了起来,这座阁罗殿顿时灯火通明,曹世勋抬头一看,立刻吓得呆若木鸡!只见判官、牛头、马面和大鬼、小鬼,全都摘帽子、脱衣服,露出了真相。

    这个时候刚才拂袖而去的阎罗王也重新走了进来,冲曹世勋冷哼一声说道:“曹世勋,你可还认得朕?”

    曹世勋回头一看,冷汗顿时下来了,因为站在他眼前的正是乾伟皇帝李观棋。他这下彻底傻眼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一切都是李观棋设下的一个局,他苦于手中没有曹世勋的罪证,明知道确实是他害死了陆梓桢,却也无法将他治罪。直到他收了女忍者鹤胧之后,无意中发现鹤胧极其精通易容之术,并有药物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改变人的声音。他便有了想法。

    一开始,李观棋还想让人假扮曹世勋身边的人,然后骗取他的口供,但是想到骗口供容易,骗供状难,便又打消了那个念头。后来又想到:这个时代的人都还是比较迷信的,曹世勋又是做贼心虚,如果假设阴曹地府,来他个阴司审案,只要各方面配合的好,便可以拿到曹世勋亲自签字画押的供状。

    李观棋是想到便做,各路将军入城的前几天的,他之所以没有立刻见他们,便是在准备这些事情,成都城外本就有一个阎君庙,正好可以把假的酆都城设在那儿,又准备了好多黑布,把一路上能够发出光亮的地方全部遮住。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这一天天气又是个阴天,李观棋这才设宴接待这些个将军,在宴席上又给曹世勋下了药,这才有了后面发生的一切。曹世勋所看的阎君便是李观棋自己,判官是谢尘,黑白无常是贺子铭和无名,至于死去的陆梓桢则是根据陆语婷的描述。找了一个体型差不多的军士,让鹤胧装扮起来的。

    现在成功地得到了曹世勋的供状,李观棋仔细一看,楞了:敢情曹世勋按兵不动。见死不救以及后来的派曹鹏翔去杀陆梓桢,还都是因为自己?这哥们的思想可也真够怪的,不过细细想想,如果自己不是不信任曹世勋的话,也许真的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了。

    现在真想大白了。可是怎么处置曹世勋也是一个问题:按照他害死陆梓桢、追杀陆语婷的罪行,杀他全家都不为过。可是在平叛之役中,曹家也确实是立下了大功,而且他是开国元勋之后。八议之中,他起码占了“议功”和“议贵”两条,冲着这一点儿也该个他适当减减刑才是。

    “将曹世勋收监!”李观棋摇了摇有点儿晕乎乎的脑子,又冲谢尘说道,“带人去驿馆将曹鹏翔也抓来。”

    李观棋本以为抓捕曹鹏翔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曹鹏翔只有两个人,谢尘却带了一百人前去。他自己的武功也是不弱的,却没有想到得到的汇报却是谢尘被劫持为人质的消息,此时骁骑卫正在和驿馆中的曹鹏翔对峙呢。

    李观棋赶紧带了贺子铭等人急急赶到驿馆,才发现制住谢尘的原来是那个中年侍卫。

    李观棋望着那名中年侍卫,冷冷地说道:“你身为侍卫,职责所在,朕可以不追究你的罪责。但是朕现在要告诉你,曹世勋已经招供,曹鹏翔现在是朝廷重犯,如果你还不立刻放下武器的话。朕就将你视同他们的同党,一并处理!”

    “他们答应了我,你不能杀他们!”那名中年侍卫用着语气生硬的汉语说道。

    李观棋脑海中灵感一闪,沉声问道:“前日刺杀陆语婷的那个双刀刺客是不是你?”

    “不错!就是我!井上次郎!”那名中年侍卫公布了自己的身份。

    “井上次郎?”李观棋在嘴中将这个名字低声重复了一遍。突然冷笑说道,“扶桑井上家族现任家主井上野合是你什么人?”

    “不要跟我提那个没用的家伙!”井上次郎恶狠狠地说道,“他不过是比我大了几岁而已,却继承了家主之位,可是井上家的荣誉已经快被他丢光了!”

    “原来你是井上野合的弟弟!”李观棋笑着说道,“你放着扶桑家主弟弟不当。跑到我大乾来做什么?”

    “我要重返扶桑,登上家主之位!夺回属于我的土地和奴隶。”井上次郎仰头说道。

    “那你找的合作对象可是不对。曹家手中虽然有兵,可是却无权调动大军对外作战,帮助你去扶桑夺回家主之位的。”李观棋淡淡地说道。

    井上次郎笑而不答,脸上的神情十分诡谲。

    李观棋心中电闪,忽然吃惊地道:“曹家要造反?!”

    当李观棋到井上次郎说曹家可以帮他夺回家主之位时,立刻便反应过来,曹家心图不轨,因为曹家的兵其实是国家的兵,如果他们安分守己的话,根本就无权越界调兵,更不用说井上次郎去扶桑夺回家主之位,进而统一扶桑了。

    “哈哈哈!你的脑子倒是转的挺快的!”随着笑声,一个剑眉星目、身材修长的青年男子从屋中走了出来,正是曹世勋的儿子曹鹏翔,他望了望李观棋,点点头说道:“你老子是个庸才,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倒是真有点儿水平。我本来以为你会在这场叛乱中壮烈牺牲呢,没想到李墨然和陈光曦实在是上不了台面!不但没能杀掉你,反而成就了你战神皇帝的名号!”

    李观棋微微皱眉说道:“你既然早已有意造反,为何不借着李陈叛乱的机会起事呢?”

    曹鹏翔嘴角微微一撇,哂笑着说道:“成大事者,必须谋定而后动!李陈二人仓促起兵,不知己不知彼,注定难以成功。二人又毫无军事才能,说实话,他们能坚持这么久,已经很令我刮目相看了。面对着两个注定失败的叛贼,我为何要跟着蹚浑水呢?哪有现在这样隔岸观火来的逍遥自在?你们打的越欢腾,我曹家受益也就越多。如果当时我曹家也跟着起兵的话,打到现在也不过是一个三分天下的局面!”

    李观棋微微动容说道:“三分天下你尚且看不上?看来你的野心倒真的不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