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八章 曹世勋的阳寿  皇帝萌萌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曹世勋刚才还在犹豫自己是不是真在阴司阎罗殿,现在见到了儿子曹鹏翔确认已经死亡的陆梓桢,哪里还有半分怀疑?顿时心中的恐惧又增加了几分。因为他跟陆梓桢虽然不熟,但是大体什么模样还是记着的,要说那人不是陆梓桢,还真不大可能。

    陆梓桢看到曹世勋也是怒发冲冠,身体剧烈地抖动着,呛啷一声拔出腰间的巨剑,怒吼道:“曹贼!你父子害我和五部众惨死,还不还我命来?”说着话就要冲上前去一剑砍了曹世勋。

    曹世勋早已是吓的软做一滩,根本就没有想到要还手,眼见他马上就要命丧陆梓桢之手,却见旁边的黑无常范无救将手微微一抬,已经卸了陆梓桢手中的巨剑,然后轻轻制住陆梓桢,同时沉声喝道:“这儿是阎罗殿,休得无理!”

    上面的阎罗王也是沉声说道:“陆梓桢!本王知道你有冤屈,但是惩治曹世勋自有阴司律法,安能让你如此胡搅蛮缠?还不快快退下去!”

    待黑白无常将陆梓桢带了下去之后,阎罗王又冲曹世勋沉声喝问道:“曹世勋,苦主你已见到,还要妄图抵赖不成?还不快快招来?”

    曹世勋虽然吓的胆战心惊,但是还算保留着一丝的理智,见阎罗王喝问,故作沉痛地说道:“请阎君明鉴,曹某实在是招无可招啊!陆梓桢乃是死在叛军手中,与我曹家何干?”

    阎君冷哼一声,说道:“曹世勋,阳间你可以抵赖,这儿是我阴司,安能容你狡辩?你抬头看看这两边写的是什么?”

    曹世勋闻言抬头看去,才发现在阎罗王座前的两根大柱子上也写着一副对联,上联是“阳世三间,为非作歹皆由你”,下联是“阴曹地府。古往今来饶过谁”核批则是:“你可来了”。

    “可看清楚了?”阎罗王冷着笑着说道:“现在可愿招供?”

    曹世勋心想:招?傻子才招呢!招了我还不得被你下油锅啊?不招的话,顶多也就是受受皮肉之苦,所以咬紧牙关,摇头说道:“回阎君。曹某确实无从招起!”

    “你倒硬气!”阎罗王冷笑一声说道,“可惜你选错了地方!进门的那副对联你难道刚刚看过便即忘了?”

    曹世勋这才想起,刚刚进门的时候,确实还有一副对联。上联写“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下联配“早报晚报早晚必报”。横批是“正来抓你”。

    正寻思着这副对联到底指的是什么时,却阎罗王一声高喝:“牛头马面!”

    “在!”牛头和马面出列答道。

    “将曹世勋叉挑油锅,煮到五分熟再行捞出!”阎君很干净利索地下达了命令。

    曹世勋一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本以为如果不招,不过是受受刑而已,没想到不招也是要下油锅,还要炸到五分熟再捞?你当吃牛排呢?用不了五分熟,下去就得死!

    “得令!”牛头马面答应了一声,将双股钢叉一横,便要过来挑。

    正在这时。却立在阎罗王座前的判官突然说道:“阎君请息怒!臣刚刚翻看了生死簿,曹世勋阳寿未尽啊,不该受油锅之刑!”

    “什么?”阎罗王和曹世勋同时吃惊地问道。

    “住嘴!”阎罗王可能是认为曹世勋和自己说的一样,丢了面子,沉声喝止了曹世勋,然后又冲判官说道:“你是不是看错了?本王昨日还亲眼瞧过这生死簿,明明记得曹世勋阳寿就是八十八年而已!”

    “阎君!弄错了,弄错了!”曹世勋闻言急急忙忙地说道,“我今年才四十八岁,还有四十年阳寿啊!不能下油锅啊。”

    “本王记得丝毫不差!”阎罗王冷笑一声说道。“你本该阳寿八十八岁,却因为害死了陆梓桢和他的数部众,所以折寿三十年!”

    “那也还有十年啊!”曹世勋为了求生,已经不知不觉地承认了自己谋害陆梓桢的事实。同时对于阎罗王的算数腹诽不已。八十八减去三十,怎么能得出个四十八来?阎罗王的算数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还有那十年,因为你试图买凶杀死陆梓桢的女儿陆语婷,也已经折掉了!”这次是判官替阎罗王做了回答。

    “为什么?”曹世勋大声疾呼道,“你也说了。我只是想让人把她杀了,可是并没有杀成功啊!陆语婷到现在还活的好好。为什么我却要折寿十年?”

    “就是因为你杀人未遂,所以才仅仅折寿十年,否则你认为你能够活到现在吗?”阎罗王冷冷说道。

    “我不服!陆梓桢不过一个小小的袁州将军,为什么因为他,我竟然要折掉近一半的寿命?我不服!”曹世勋气急败坏地说道。

    “这里是阴司,哪里由得你不服?”阎罗王冷冷说道,“来啊,将曹世勋挑落油锅!”

    “且慢!”判官再次出声制止说道,“阎君!曹世勋确实阳寿未尽啊!”

    “刚才本王所说可有错误?”阎罗王疑惑地问道。

    “阎君所记分毫不差!没有错误!”判官恭敬地说道。

    “既然本王所记不差!为何你却说曹世勋阳寿未尽呢?”阎罗王略显生气地说道。

    曹世勋也是非常关心这个问题,所以探长了脑袋等待判官前来揭晓答案,那脖子伸的长长,恨不得能够亲自趴到生死簿上去查查自己到底还有几年阳寿。

    判官捋了捋胡子,摊开生死簿说道:“阎君!是这么一回事。曹世勋本有八十八年阳寿,因为陷害忠良和买凶杀人共计折寿四十年,所以本该于四十八岁上,也就是今年暴毙身亡!这些是阎君你上次察看生死簿时的信息!现在却变了!”

    “变成什么样了?”曹世勋憋不住,急急地问了出来,“涨了几年阳寿?”

    “为什么会变?”这是阎罗王所关心的问题。

    判官翻开生死簿,摇头晃脑的说道:“曹世勋陷害忠良,罪大恶极,但是他在乾朝的平叛之役中确实也立下了极大的功劳,也算是对人主尽忠,地藏王菩萨感念其功劳,故决定对其增寿二十载,以享清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