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六章 闹鬼了  皇帝萌萌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于鹤胧所说的这种做法,李观棋其实在前世也曾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儿,因为女忍者很多时候就像是后世的女间谍一样,是需要利用美色和**来完成任务的,而为了防止自己手下的女忍者因为和男人发生关系而爱上对方,进而叛变,所以女忍者的主人一般都会夺去她们的第一次。久而久之,这种残酷的做法居然反而发展成了女忍者主动献身的一种仪式。

    李观棋此时此刻心中真个儿是翻江倒海,说实话,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拒绝鹤胧这样的尤物主动献身的,但是以李观棋的性格,他总觉得这么做有点儿是趁人之危。但是当他低头看见鹤胧那张娇媚的容颜和波光荡漾的媚眼时,他心中的欲火顿时将道德理智烧了个精光。

    “你真的愿意如此?”李观棋在进行着最后的挣扎。

    “愿意!”鹤胧的眼中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迟疑。

    好吧!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再客气也真的对不起自己了……

    …………………………………………………………………………

    曹世勋是各路将领中最后一个到达的,但是他也是随从最少的一个,进成都城只带了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儿子曹鹏翔,另一个是长相冷峻的中年人,据说是曹世勋的护卫。

    曹世勋之所以来的这么晚,是因为他的心里一直在犹豫,那些刺杀陆语婷的忍者确实是他雇的。行刺失败,而且从逃走的那位忍者向他回报的情况来看,陆语婷的住处根本就是一个陷阱,这说明李观棋早就想到有人会去行刺陆语婷。

    这个推论无疑让曹世勋感到一阵阵的心寒,因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就代表着李观棋肯定是怀疑自己了,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还进成都城的话,是否代表着自投罗网呢?所以他在接到行刺失败的消息之后,便停了下来。但是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曹世勋还是决定去成都碰碰运气,因为李观棋在这场平叛之役中所表现出来的军事才能让他打心眼里感到害怕,他不敢有什么太非分的想法。

    曹世勋本来以为李观棋肯定会在自己进入成都城的第一时间有所行动,可是令他大感意外的是。李观棋仿佛还不知道各路将军都已经齐聚成都城一般,丝毫没有任何表示,整天躲在临时行宫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如果不是亲眼见识过李观棋在战场上的风采,曹世勋甚至怀疑李观棋是不是一位只知道躲在宫里玩女人的昏君了。当然。李观棋没有举动,他在心焦的同时,心里也开始慢慢地放松下来——也许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

    其实这个时候,李观棋也在着急。他下旨让各位将军到成都来,除了是为了对有功之士进行嘉奖,更主要的还是为了打草惊蛇,让曹世勋主动露出尾巴。

    现在的情况是,草打了,蛇也惊了,可是这条蛇却太过光滑。什么也没有抓到。

    也不对,还是抓了几个俘虏的,其中就有那个让自己两腿发软一整天的鹤胧。李观棋不是什么君子,但是也不是只知道纵情声色的人,事后想想那晚的做法确实和自己的性格有不大一样的地方。他想起了鹤胧所说的“幻月之瞳”,便向鹤胧质问她是不是对自己使用了瞳术,可谁知鹤胧根本不承认。望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再加上两人刚刚发生过关系,李观棋实在是狠不下心来,只好选择暂时避而不见。

    李观棋是相信陆语婷的控诉的。但是他苦于没有切实的证据,只凭陆语婷一面之词,他又如何能够将在平叛之役中立了大功的曹世勋予以治罪呢?所以,虽然各路将军都已经进了成都。他也只好选择暂时避而不见。

    在苦思冥想了三天之后,李观棋终于想到了一条好的计策,他再次去见了鹤胧。

    在各路将军进城七天之后,李观棋终于召见了大家,并且赐了宴,在宴席上对大家所立下的功劳进行了褒奖。曹世勋自然也没有被落下。

    眼看着事情的发展在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曹世勋心情顺畅之后,便也开始频频举杯畅饮起来。事实上,在接到要单独来成都的邀请后,曹世勋便彻底没了心情。心情不好,自然而然会影响食欲,所以,曹世勋已经好久没有喝过酒了。现如今心结既去,一闻到酒味,只觉得香气扑鼻,自然便再也忍不住了……

    曹世勋平时酒量也是不错的,但是今天不一样啊,他心里一直在忐忑不安,所以一直几乎没有吃东西,喝的都是空腹酒,前半程又是担惊受怕,后半程又是心花怒发,很快便开始脸红脖子粗、舌头根子发硬、眼珠子通红了,喝到最后,他端起酒杯甚至连嘴都找不到了,举这个酒杯在鼻子上卡了半天,愣是没将酒倒进嘴里去,敢情已是醉了。

    望着曹世勋的窘相,李观棋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神秘微笑。

    于是,在宴席结束之后,很自然地便发生了一起史无前例的事情,乾伟皇帝为了体恤曹将军,居然将其留下在行宫中醒酒。

    不知睡到什么时候,曹世勋渴醒了。他嗓子眼象冒火一样,想唤人送水来给自己喝水,却才反应过来,这儿不是自己的府邸,这儿是陛下的临时行宫,即便是这里的普通侍女和太监,自己也是无权使唤他们的。

    曹世勋无奈之下翻了个身,倒下想接着睡,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渴得抓心挠肝的,特别的难受。想喊吧,又怕使唤了陛下的人,对自己今后的仕途有影响。

    好不容易熬到楼鼓打三更,曹世勋又被冻醒了,他睁眼看看,房外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天阴沉沉的,呼呼地刮着大风。

    忽然,蜡烛“啪“一响,闪个大火花,接着“突突突”声响,火苗蹿起了一尺多高……

    过一会儿,蜡花又小了,象豆粒那么大,火苗也开始变成了诡异的蓝色,把屋里照得发碜……

    曹世勋觉得头发根发直,脊梁沟冒凉风,心想:今天这蜡烛犯什么病呢?人说冒蓝火苗闹鬼,不过,老夫不信这一套。

    他正合计呢,房门突然自己开了……

    凉风从外边吹进来,风声中央有人的哭声……

    因为屋里灯暗,外边又黑,看不真切,影影绰绰见有一人披头散发、一瘸一拐地从门口路过……

    “鬼?”曹世勋一时之间竟然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