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五章 幻月之瞳  皇帝萌萌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望着眼前的年轻女忍,李观棋突然觉得如果能将她收为己用,也是件非常不错的事情。忍术当中很多的都是机关术,正好可以开拓兵甲研究所的研究领域。

    而且,据李观棋所了解,忍者在扶桑国也算是比较有地位的存在,虽然最终也只是封建领主争权夺势的工具,但是起码还是可以接触到一些核心的秘密的。

    李观棋是深切地知道在海的那边的那个岛国是多么的富有侵略性的,他必须充分了解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为今后两国可能的战争做好准备。

    所以,李观棋开始询问起鹤胧关于扶桑国的事情来。

    正如李观棋之前所了解的那样,在扶桑国内身份最高、地位最尊崇的天皇现在依然还只是没有实权的傀儡,但是在十年前扶桑的战国时代已经被一位井上麻吕的家伙结束了,井上家成了实际控制扶桑国国政的势力,鹤胧所在的家族便是效忠于井上家的一个忍者家族。

    但是就在井上麻吕统一日本八年之后,也就是两年前,井上麻吕的部将藤原肥尻发动了叛乱,把井上家驱离了扶桑的本州岛。现时井上家的势力只能在四国和九州两个岛屿苟且残存,而鹤胧家族也在这一场大战之中遭到了灭族的命运。

    在身为家主的父亲被害之后,鹤胧一个人逃了出来,她也曾经去四国岛找过井上家现在的家主井上野合试图继续效忠,并借助井上家的势力复仇,但是却发现井上野合只会胡天黑地,欺男霸女,根本没有打回本州岛的意愿。鹤胧心灰意冷之下,这才做起了流浪忍者,随着藤原家的势力越来越稳固,她无奈之下,只好漂洋过海来到了大乾朝。

    “你是忍者家族的继承人?”李观棋惊讶地说道。

    “是!”鹤胧恭声答道。

    李观棋失笑道:“据朕了解,在你们扶桑国。忍者是最高战力存在,可是你这位家族继承人的水平实在是有点儿……”

    “你是瞧不起我的忍术吗?”鹤胧微微撅嘴说道。

    “倒也不是瞧不起!”李观棋笑着说道,“而是实在难以眼前一亮,如果像逃跑的那个夜狼丸嘛。倒还勉强看的过去!”

    “我们鹤家厉害的是血继界限,这也是我们被灭族的原因!”鹤胧明显是要为自己的家族正名!

    “血继界限?”李观棋几乎是以咆哮着的口吻说道,“你干脆说你有写轮眼得了!”

    “写轮眼是什么瞳术?”鹤胧皱着秀眉说道,“我没有说过,我们鹤家的血继界限是幻月之瞳瞳术!”

    “我-靠!还真有瞳术?”李观棋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这幻月之瞳有什么特别之处?”

    鹤胧微微低头说道:“我的修为还不够,只能用出幻月之瞳的第一重功用!”

    “什么功用?”李观棋急急问道,他现在是真真来了兴趣了。

    “催情!”鹤胧的俏脸微微一红说道。

    “催情?”李观棋差点儿没咬到自己的舌头,“这是什么狗屁功夫?这样的血继界限要来何用?难道就是为了增加闺房情趣?”

    虽然鹤胧是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女子,但是因为李观棋对扶桑国的整体厌恶,所以当他了鹤胧的幻月之瞳的功用竟然是催情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取笑起来。

    但是,当李观棋发现鹤胧正用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略带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时候,他慢慢地收住了笑声,同时心中不由自主地一阵荡漾:想想这怀有异国风情的少女就近在眼前。她又是自己的俘虏,按照扶桑国民族的认识,胜利者凌辱失败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自己是不是可以……

    “你愿意以后留在朕的身边伺候朕吗?”李观棋情不自禁地问出了一个自己也感到惊讶的问题。

    “愿意!”鹤胧眼波流转,轻声答应道。

    “你们都退下吧!”李观棋站起身来冲贺子铭等人说道。

    贺子铭望了一眼鹤胧,犹豫着说道,“臣不敢奉召,万一她对陛下不利如何是好?”

    “鹤胧已经答应效忠于朕!又怎么会伤害朕呢?”李观棋略显烦躁地说道。

    “可是……”贺子铭放不下心,还欲再行进言!

    “不用可是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朕当初对你们是如此。现在对鹤胧也是一样!”李观棋一背身说道。

    陛下话说到这份上,贺子铭也知道不能再多说了,无奈之下,只好退了出去。在迈出房门的那一瞬间。贺子铭依稀之间又想起了落凤山脚下的那辆马车、李墨然后院的那间阁楼和京师媚香楼的后院。

    “哎!哪个君王不风流啊?”贺子铭无奈地摇了摇头,挥挥手让一干侍卫远远地回避了。

    鹤胧轻轻地关上了房门,将头上的黑巾摘下,一头青丝立刻瀑布一般地飘散下来,然后回头冲李观棋妩媚地说道,“陛下劳累了一天。让胧服侍你休息吧!”

    李观棋的心湖之中仿佛被投进了一颗巨大的石头,一波一波的涟漪无限地荡漾开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鹤胧的话语几乎已经不能算是暗示了,她是要主动献身了。

    “太快了点吧?”李观棋有点儿小害羞,毕竟两人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两个小时呢……不过印象中扶桑女子向来妩媚,也远比华夏女子开放,也许这速度对她来说不快。

    所以李观棋又急忙说道,“太早了点!朕是说,太早了点!休息太早了点儿!”其实倒不是时间早不早的问题,关键是眼前有着这么一位诱人的少女忍者存在,哪里能够有睡意嘛!

    鹤胧缓缓走进李观棋,缓缓说道:“胧既然已经决定效忠陛下,便要彻底效忠,在我们国家,像胧这样的女忍者是需要用处子之血向主人宣誓效忠的!”

    “处子之血?”李观棋情不自禁地重复了一句。

    “是的……我们女忍者的第一个男人,也就是今生唯一的主人!”鹤胧眼神之中充满了坚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