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三章 女忍  皇帝萌萌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当大家把焦点放在前方的贺子铭和那双刀忍者战斗的时候,几步开外一名已经降伏的黑衣忍者,突然无声无息的弓身弹起,在重重包围的侍卫中脱身而出,如同流光飞闪一样,向着李观棋站着的方向直冲过来。

    这黑衣忍者身上有伤,跑动中带着一丝血雾,然而身法却仍是极快。

    他快,李观棋身边的侍卫反应也不算慢,立刻兵器出鞘,挡在了李观棋的前方。

    但是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这忍者在扑到一半的情况下,突然折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正要拦住格杀他的侍卫没预计到他会突然变向,顿时扑了一空,反倒给他腾出了那边的空位。

    “语婷小心!”李观棋急急叫道,从那名忍者突然变向的那一瞬间,他便已经明白,自始至终,这些忍者们都没有想过要杀自己,这个忍者扑向自己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用意就是转移所有人的视线,他真正想杀的还是陆语婷。

    黑衣忍者凭着奇快的身法,转眼之间已经来到陆语婷的身前,手中已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六寸左右精光闪闪的短刀,向着前方的陆语婷直刺而去!

    在场的侍卫虽然众多,但是因为那忍者刚刚的一扑,都已向李观棋聚拢,这个时候再想救援陆语婷,便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然而陆语婷却并不惊慌,她鼻中发出一声冷哼,身形微微一闪,已经躲过那名黑衣忍者的攻击,同时屈膝向对方的胯下撞去。

    只的那名黑衣忍者痛苦地发出一声嘶吼,紧接着便摔倒在地,双手捂住下体不停地抽搐起来。

    看着那名黑衣忍者痛苦的模样,在场的男人,无一例外地都深深感到一股子恶寒,个别的侍卫甚至都不自觉地伸手去护住下体。

    “真有你的!”李观棋又惊又喜地冲着陆语婷竖了竖大拇指。惊的是惊讶,没想到陆语婷不但是懂武功。而且还是这么的实用和精妙,就冲她刚才那利落的招式,三五个普通杀手还真不一定能够奈何的她;喜的则是喜悦,李观棋原先大叫只是提醒她闪开。好争取一点时间让侍卫上去救援,没想到她竟然直接自己解决了。

    其实李观棋不知道的是,陆语婷现在的心里也是一种又惊又喜的心态。她惊的是李观棋刚才提醒她小心的时候,叫的是“语婷”,这已经是非常亲昵的称呼了。陆语婷长这么大,除了父亲之外,还没有第二个男人这么叫过呢。而且李观棋既然是在情急之中叫出的,说明这是他的真情流露,而不是刻意为之;喜的是李观棋贵为天子,九五之尊,居然会对自己动情。

    其实,陆语婷一开始知道李观棋的身份时,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感觉他不过是一个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丝毫不了解民间疾苦的一个纨绔而已。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发现,这位年轻的帝王之上竟然有着那么多值得她迷恋的东西,他是那么的多才,又是那么的多情,早陆语婷不知不觉间便已经喜欢上了这位年轻的皇帝。她甚至开始为二人相见时,自己的一丝不挂而感到高兴起来,因为她对自己的身材有着充分的自信,同时她也看的出来。李观棋是迷恋着自己的身体的。

    这个时候,那名双刀忍者放出的紫红色浓雾已经渐渐飘散,而他的人却已经不见了,想来又是借着土遁之术逃走了。

    双刀忍者逃走了。但是还是有着其他的俘虏存在的,一样不怕审不出他们背后的主使者,而李观棋甚至都已经几乎可以肯定派这些忍者前来行刺的肯定是曹世勋了。

    望着眼前的十多名俘虏,李观棋的嘴角露出了冷酷的微笑,他向来便是擅长逼供,现在面对着的又是自己一直痛恨的扶桑人。尽可以任意施为,他有着绝对的自信,立刻便可审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来。

    李观棋从旁边的一个侍卫腰间抽出了腰刀,缓缓走到第一名忍者俘虏跟前,淡淡地说道:“抬起头来!”

    那名忍者刚刚把头抬起来,李观棋便又接着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那名忍者将头转了过去,紧紧闭上了嘴巴,显然是不愿意出卖自己的雇主。

    李观棋冷冷一笑,手中的腰刀急撩而起,血光飞溅之下,那名忍者俘虏的喉咙已被削断,倒在血泊之中一阵的抽搐。

    李观棋并没有再理会这个已经必死的人,而是慢慢地走向了第二名忍者俘虏,淡淡的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这名忍者显然是被李观棋的果断做法给吓着了,不敢再闭口不言,但是他还想保留一点儿职业道德,所以,他开口所说的是日语,试图让李观棋以为他不会说汉语。

    李观棋双肩一耸,扑哧笑了一声,就在那名忍者俘虏还没搞明白李观棋为什么要笑的时候,李观棋手中的钢刀再一次划过了一条夺命的弧线,于是这名忍者俘虏的眼睛也倏地瞪的老大,因为他看到了正在从自己脖子中间飚射出来的鲜血,肺部顿时开始憋屈起来,他想呼吸,但是无论他怎么抽动鼻子,就是没有一点儿空气可以进入到他的肺中,他也只能步刚才第一位忍者俘虏的后尘,双手捂住脖子在地上抽搐起来。

    李观棋提着刀又走向了第三名忍者,那名忍者见李观棋连杀两人,早已吓的身体像抖糠一样,低着头不敢望向李观棋。

    李观棋略带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知道他为什么会死吗?”

    那忍者连连摇头,表示不知道。

    “因为他蠢!”李观棋冷笑着说道,“他蠢的以为朕会不知道他蠢。朕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审问你们这些毫无价值的俘虏之上。同样的,朕的问题很简单,对每个人朕也只问一遍,该怎么回答,想来是不用朕教你的。”

    望着眼前的忍者身体抖动的越来越剧烈,李观棋突然提高嗓门,厉声说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求求你!别杀我!我什么都告诉你!”那名忍者连连叩头说道。

    “女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