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二章 忍者也是被虐的货  皇帝萌萌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眼见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手下,转眼便被烧成了一截木炭,贺子铭不禁目瞪欲裂,手中腾龙剑一震,身形化作一道闪电攻向了那名忍者。

    那名忍者冷哼一声,手中长刀反卷而上,这一刀看似平平无奇,却是惊天动地,即使站在远处的众人也能感到那股必杀的气势。

    贺子铭眼见对方不躲不闪,知道自己这一剑肯定可以将对方刺个透亮,但是自己也难以躲过对方这致命的一刀,无奈之下,只好急忙变招,横剑格档,却当的一声巨响,竟被那一刀震得倒翻而出。

    “你的剑术很好,但是碰上了我,你死定了!”那名忍者狞笑一下,随即展开了猛攻。

    令李观棋一众人等都没有想到的是,那名忍者的武功竟然高到这种程度,纯拼招式,竟然也将出道以来除了玉川子外便再也没有败过的贺子铭完全压制住。

    贺子铭的剑法快速无比,巧妙无比,那忍者却并不正面接招,而是跳跃着闪躲,然后欺身到贺子铭右侧倏地一刀斩去。贺子铭身形一转,向左避开,不意啪的一响,已被那忍者趁机撩起的右腿扫中,顿时痛彻心扉,贺子铭眼前一黑,几欲晕去,幸好他习练的乃是正宗心法,遇到外力,护体神功自然产生抗力,才没有受伤。

    眼见这忍者的武功招数实在是过于奇特,贺子铭当即镇慑心神,化攻为守,想看清楚了对方的武功路数,再行进攻。那忍者却毫不放松,口中吆喝着众人不懂的话语,紧逼了上来。

    贺子铭右手持剑虚晃一招,左手倏地伸出,已抓住了对方右手的手腕,岂知那忍者却忽地放手,呛啷一声将腰间的另一把刀拔了出来。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直冲贺子铭的胸腹斩去。贺子铭眼见来不及格挡,无奈之下,只好松开对方的手腕。脚下用力,急速地退了开去。

    现在那名忍者便成了双手各持一刀,原来日本忍者有时会佩带双刀,一柄刀身较长,弯曲度也较大。平时是刀刃冲下配在腰间,称为太刀;另一把刀刃冲上插于腰间的叫作打刀。

    贺子铭武功剑术早已臻化境,出道以来,罕逢对手,就是碰上了玉川子那样的不世出高手,也没有像眼前这样憋屈过。吃惊之下,不敢再与敌人对攻,凝立当场,要看清楚对方招数来势,以定应付方策。

    其实贺子铭不知道的是。那名忍者心中更是吃惊,他这套刀法乃是扶桑的著名忍者所创,向来是战无不胜的,没有想到今天碰到了贺子铭,虽然是占尽了优势,却优势也一直难以化为胜利。

    二人又斗了十数招,仍然未分胜负,李观棋在旁瞧的明白,贺子铭连续被对方击中,然而一直没有受伤。毫无疑问的是,那忍者的内功远远不如贺子铭,想到这儿,便大声说道:“云旌!他不过是招式精妙而已。内功其实远逊于你,别跟他拼招式!”

    贺子铭了李观棋的提醒,恍然大悟,自己仗着剑法精妙,一直想着怎么在招式上击败对方了,却忽略了对方内力不足这一个明显的缺点了。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咬牙,飞身而前,伸掌向那忍者胸口拍去。

    那忍者同时的飞身而前,双手持刀一左一右分别攻向贺子铭的要害,贺子铭右手剑挡住对方左手的打刀,同时左手一旋,小天星掌力放出,啪的一声击在那忍者右手的太刀之上。

    那忍者只觉得一股大力顺着手中的太刀直传过来,已是把捏不住,太刀竟脱手而飞。贺子铭跃起身来,欲待抢夺,突然间嗤的一声空气破空之声响起,知道是有暗器袭来,急忙一个后翻闪了开去,这么缓得一缓,那太刀又被那忍者抢了回去。

    原来那忍者的打刀刀鞘口两侧还分别插放有小柄和笄:小柄是一种长六寸左右的小刀,很少用于战斗中,一般用来削东西和割线,但是现在眼见形势危急,便急中生智,拔出小柄当作暗器甩了出去。

    经过这两个回合的接战,贺子铭心知凭着对方的功力,其实和自己相差甚远,只是一来武功怪异,二来兵刃神奇,诡秘阴毒,匪夷所思,只要自己发挥自己内力深厚的优势,于每一剑、每一掌中都蓄满真力,不管对方什么招式来,自己只是一招去,便可破除对方的诡异招式。

    那忍者显然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便不敢再和贺子铭进行兵器接触,只是仗着招式精妙,进行着游斗。

    又斗了数招,贺子铭忽然欺身上去,一剑向那忍者头上砍去,那忍者眼见已经无法躲闪,只好将双刀向上一架,试图格挡开这致命的一击。却不想双方兵器一接触,那忍者便觉得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手中的双刀仿佛要被对方夺过去一般,大吃一惊,急忙加运内力。

    贺子铭嘴角微微一笑,心想就你那点儿修为还跟我拼内力?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想到这儿,蓦然间大喝一声,右臂向下一压,体内浩荡如海的内力源源激发。

    那忍者闷哼一声,显然是已经受了内伤,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依仗的便是这双刀的精妙招式,兵器一旦被对方夺取,便只有落败一途了,所以明知道内力不如贺子铭,也只好努力支撑。

    就在贺子铭以为胜券在握之时,突然胸口一痛,似乎被一枚极细的尖针刺了一下。这一下刺痛突如其来,直钻入心肺,贺子铭手一松,险些让对方趁机将兵器脱离开来。但是,他终究是决定高手,虽然猝遭暗算,却也是心神不乱,左掌暗运内力,突然一掌拍出。

    那忍者见状,只好舍弃武器,后跃相避。

    贺子铭却是得势不饶人,厉啸一声,便待上前乘胜追击。但是那忍者却也非常懂得判断形势,知道自己武器既失,决计不是对方的对手,便右手向下一挥,砰的一声,一团紫红色的浓雾升起。

    贺子铭担心那浓雾有毒,急忙屏住呼吸,退了开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