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番外 跟踪 30mc.com  底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底牌 作者:艾玛

    番外 跟踪 30m

    底牌 作者:艾玛

    眠风家中,一向都是保姆很早从自家出门,路过早市的时候把早点和一天的食材带过来。

    既然保姆生病了,眠风勉强起着早床,外面的天还是布着黑青的混沌,好像需要很长时间才会彻底的亮起来。

    去厨房里赵出菜篮子,她往右边的房间窗口站了一站,廖缙云的窗户是半开着朝院内的方向。眠风往里面看了看,屋内没有点夜灯,床铺上躺着一个模糊的轮廓。廖缙云似乎听到外头的动静,问她是不是要出门了。

    床上的人影动了动,好像要起床的样子,眠风赶紧轻声道:“现在还早,你再睡一会儿,晚上想吃什么?”

    廖缙云虽然没起来,也是半坐着靠在床头,借着一根香烟慢慢醒神:“你看着做就行。”

    眠风点头,转身又去孩子房间里看,长虹的手和脚,全都压在玉容的身上,他睡得呼呼直响,像只鼓足了气的封箱。而玉容在他的捆绑挤压下,小而白的脸蛋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被子早就被他们踹到了床底下,眠风把被子提起来掸灰,又将玉容解救出来摆到床里头,将多余的枕头塞到长虹的怀里。

    这本来就是顶寻常的一天,眠风迈出门槛时,发现外面的街道上起了薄薄的一层雾气,她迈出的脚步并不快,在寻常的生活中感到了愉快而平和的宁静。

    雾气越来越白,因为天色也跟着逐渐亮了起来。

    从巷口出来后,马路上已经有些热闹,偶尔的汽车鸣笛声,自行车的铃铛响得悦耳,高大的榕树上,也又清脆的鸟叫声。眠风沿着大路走了几百米,朝右转去,这边是好几条交叉的小路,沿街分布着好多贩卖新鲜瓜果蔬菜的小贩。

    眠风看了几家,连价格也没有问,只觉得很有些意思,她一味的往前走,想要插路去到前面的商铺。

    她同许多人擦肩而过,视线并不固定。只是忽然间,她从各种混杂的声音里听到一串脚步声。

    仍旧是很寻常的脚步声。

    那人走的很慢,左右脚落地也不均匀,配合着这样的悠闲,还有手杖磕在青石板上的声音。

    前头来去的人群逐渐的散开,一位身量高长的男士背对着眠风,穿一件靛蓝色的长袍,缓慢悠闲地走在清晨的雾气中。这人衣着简洁,衣料不算很新,头发打理细致,是个全数往后梳的发型。

    就如眠风听到的一样,他慢慢地走,左手握住一根黑色的手杖,迈出的步子都是右脚先行,左脚会往上提,在跟着往下落。

    他的腿有问题。

    纵使如此,单从他的背影都能看出,这人惬意温和的风姿。

    他到了一户卖青菜的摊贩跟前,这人不像别人把菜篮摆在地面上,而是用木板架成了桌子,所以男人才会在他跟前停留。

    “这青菜看着还挺新鲜。”

    男人把力气集中在左手手掌,说的语气让人心声愉快。

    低磁的声线,咬字优雅,他很随意地抬起右手在额边挠了一下。

    眠风止步不前,一直看着他提上了一卷青菜,还有一网袋的苹果,消失在右前方的拐角处。

    她的胸口瞬间空空如也,好似把早晨的雾气全数吸到肺腑当中,出了白茫茫,也只有白茫茫。

    就在手杖声快要消失的时候,眠风瞬间调换了呼吸频率和行姿,如一头落地无声的猫科动物,行动机敏而不引人注意。

    手里的菜篮子在路过垃圾桶的时,被无情的抛弃。

    她看得越多,跟的越久,睫毛处染上了潮湿的雾霭。

    顾城不仅在街头买了菜,还去米店停留了一会儿,老板的声音比较大,于是眠风在外面的侧墙上听到他笑呵呵地说:“顾先生,我知道的,老规矩待会儿给您送到府上去。”

    老板亲自把人送到大门口,又道:“现在像您这样的大好人可就少了,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在大米里像别的黑心商家那样残杂,多谢您照顾我的生意。”

    顾城的咬字总跟旁人不一样,有礼有节,是属于成熟男士的悦耳动听。

    早上的采购告于段落,随后一刻钟的步行之后,顾城进了一家茶馆。小厮接过他手里的东西,问顾爷是不是老位置。

    顾城的侧脸拥有着流畅的线条,再没有一个男人,能看起来比他还没有攻击性,也再没有人,轻易让人喜爱爱戴他。

    他上了二楼靠边的座位。

    而这个地方的视线所到之处,刚好便是眠风接送小孩的必经之地。

    这段路很短,眠风通常从右面出来,路过这家茶馆,在傍晚的时候茶馆前会架起卖小吃的摊子,有时候是绿豆糕点,有时候是浇得漂亮晶莹的冰糖葫芦。长虹几乎每天路过时,都会把眼珠子在这里凝上好一会儿。而玉容就会劝哥哥,甜的吃多了会胖成猪,还会痛牙齿。

    顾城用了些早点,配一壶清茶。

    大约一个小时后,有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一看就是机灵到不得了,几下子蹿到二楼。顾城指向对面的位置让他坐着歇一歇,又叫了一碗东西上来给他吃。孩子很快吃完,便拿着他买的东西提出来了。

    顾城跟在他后面,但是没有快追的意思。

    这一大一小先后到了一处屋檐下。

    正是那日下大雨,眠风躲雨的地方,一个叫做寂光院的小寺庙。

    风铃在秋末的晨风中摇摆,叮铃铃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孩子打开门,请顾城进去,嘴里喊他干爹。

    这个寺院的结构很简单,前面一排是让人祭拜的正堂,堂前空旷,右手边有一颗上了年岁的老松柏。由松柏往后的长廊可以抵达后院,一长排木质的房子沿着后门墙壁建起来,全是日式的风格。

    刚才那孩子显然是他干爹的得力助手,踏上甲板前会脱掉鞋子,规规矩矩地敲一扇推拉门。

    顾城盘坐在窗台前,屋子里除了一面柜子和一张矮桌,加上三面蒲团坐垫,就再没别的家具。

    他背对着门口,手里捏一只长杆细毫毛笔,不知在写什么。而他抬头正对的外面,七八个年纪不一的孩童正在练功。

    ——————

    ps:来为季哥哥说两句,可能说不清楚,大家自己理解吧。

    季仕康对小妹的确是有执念,这件事发生在少年时期对他影响很大。但不见得是执念就要跟绵绵上床吧,如果那个周小微和如玉是他真妹妹,他会睡她们吗。不会的。说到底还是气场相吸。季仕康只有在特定的人选也就是绵绵身上,才做出介样的事情。如果绵绵不是他亲妹,他是以情人的态度爱她。如果绵绵是他亲妹,这种爱里多了剔除不开的怜惜和愧疚。有人说季知道周小薇不是他妹的时候反应还大些,那不是因为周小薇,而是因为他知道误会了绵绵,伤害了绵绵,他呕得吐血后悔莫及。

    季的很多心理变化没有直接写出来,但是看他的行为,大致也能看出来嘛。好比换一个女人骗了他耍他害惨他,他还会在牢里面百般肉肉地折腾她么?不会的嘛。

    好了,干爹党可以霸屏了。

    番外 跟踪 30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