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分卷阅读89  底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89

    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89

    季仕康拍拍巴掌,眉眼狭长地眯了起来,好整以暇地盯住门口,这次他连看都懒得看她。

    黑衬衣黑西装的男人被人推搡着送了进来。

    顾城扶着自己的左臂,脚步趔趄了两下,白净的脸颊上沾着新鲜的血水。

    他的眼皮撩起来,根本不像是个受了枪伤被逮捕的阶下囚,唇角婉儿地往上浅勾了一下,给囚牢内的两人打了声招呼。

    “嗨。”他自顾自地站好了,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主动地找到季仕康对面的墙边,优雅地盘腿坐了下来。

    自他踏入牢房的那一步,眠风的呼吸都跟着停了。

    她从来没想过顾城会沦落,更没想到他会以身犯险。前者的冲击比后者还要剧烈,就像亲眼瞧着一向高高危坐的父兄,被残忍而没有尊严地践踏。

    至于顾城会亲自过来,这个现实所带来的阵痛,是缓慢而堆叠的。

    季仕康的眸光在二人身上徘徊,踏步走到顾城面前,居高临下地冷笑一声:“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装模作样。”

    狱警在他的命令下,左右夹缠着顾城要往电椅上送,顾城并不挣扎,左眉挑了起来:“好歹是来做客的,稍微客气些不行?”

    他的脚踩到湿哒哒骚臭的液体,这是上一个犯人留下来的。

    顾城看了一眼,安静地往椅子上坐,身边的人动作利落地用皮带捆他的手腕和脚腕,把他严丝合缝地钉在椅子上。

    眠风死死的瞪着眼睛,终于感受到了惧怕。

    然而顾城对着她还在笑,道:“不过是老把戏。”

    他轻飘飘地说,季仕康也是轻飘飘地应,把眠风从地上抱起来,跟主人宣誓所有权般,把她搂在怀里。

    眠风身上仅仅套着男人宽大的军装外套,扣子也是潦草的扣上了两三颗,以至于行动间轻易能窥测到内里雪白的嫩肉,还有肉体上已经变成紫红的鞭痕。

    两条纤长的腿,骨骼线条长直漂亮,自大腿根处往下全数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下,她的腿轻微地打着颤,腿弯处留下青紫的手印。但凡是个男人,都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季仕康的一条长腿结实地插进眠风双腿间,同她耳鬓厮磨地,随机握住了眠风的右手,一同落在收音机旋转的摁扭上。

    有些人,天生就知道如何折磨别人,特别是自己的敌人。

    顾城是,季仕康也是。

    顾城漫漫地收回了视线,轻轻地发笑:“长官,办事前能来根香烟么。”

    他的态度实在是太好,就如两个关系不近不远的同事,本着客气和气的原则在聊天。

    他这样,季仕康也不会把风度输给他。

    季仕康在眠风干裂破损的唇角上轻吻一下,暂时从她身上退开,亲手把香烟塞到顾城的嘴里,顾城拿左边的牙关咬住烟头:“谢谢,有火吗。”

    “有。”季仕康弯腰给他点上,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对接上,无声而强韧地对峙。

    季长官拍顾城的脸:“满意了吗?”

    顾城笑,季仕康回到原地,终于拖起眠风的手掌再度握住了收音机控制电流的那个零件。

    眠风不肯动,手指僵硬,胸口和头脑同时撕裂着,鼻息进气比出气多。终于她积攒了力量,两手猛地挥向收音机,预要把这东西砸歌稀巴烂,可是有人早就预料她的行为。季仕康稳稳捏住了她的手腕,轻而易举地制住了她的麻筋,温热地气息柔柔地喷到她的耳洞,然后吮住了耳垂,甚至舔出了声音:“小傻瓜,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

    季仕康拧着眠风的下巴,两人视线一致地望到对面椅子上的顾城,手指下的东西开始旋转,兹兹的电流通过电线飞速的传道过去,一瞬间顾城的脸就白了,身上的骨头骤然挺直,汗液大片的冒了出来。

    他的牙关像铁一样,还在叼着烟头。

    然而,季仕康再转一下,还没烧完的半根烟头掉下去,烧到顾城的黑裤子,随机跌落到地上黄色的液体上熄灭。

    身前顾眠风的人抖得厉害,眼前顾城的人已经趋向于神志不清。

    季仕康痛快,痛快得发苦,强烈的恨意和愤怒让他不堪负荷。他下意识的还要加大电量,顾眠风突兀的嘶叫声把他唤了回来。

    “不要,不要继续了,长官,我求你了。”

    季仕康醒了,但还不如不醒,直觉地甩了眠风一耳光:“你不配求我!”

    阴冷而充满异味的牢房里,三个人短暂地各自喘息。

    季仕康似乎想通了,他并不愿意这样武断地以绝对的杀伤力让顾城疯掉。

    他派人解开顾城的手铐,面无表情道:“这样太便宜你了。”

    “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话毕,他把两个人单独留在牢房里面,只是分别单手用手铐拷住。

    眠风的手被捆在桌脚上,她勉励撑坐起来,全身软绵绵地。带着一丝的劫后余生的残喘庆幸,她看向干爹,顾城单腿拱起来踏在地板上,后仰着往石壁上靠,眼睛却是一瞬不瞬地往这边瞧。

    两个人全是在湿淋淋的,眠风看着更苍白,顾城看着更狼狈。

    他们的视线同时交缠在一起,前所未有地紧密。

    眠风的心口密密麻麻地全是混乱,乱于顾城眼里的光,那是怎么样的光她说不清楚,她几乎完全不能接受顾城以这样的面貌出现在她眼前。她从前恪守的那些本分和原则,忽然就乱了。

    顾城悠悠地,恢复了一丝的精力,朝她笑了一下。又出于谨慎,并没有多说什么。

    头顶的电灯短暂地暗了一秒,一秒过后,一大片刺白的光从头顶打下来,充斥着整个房间。

    视网膜前是大片大片模糊不清雪花状,这样的光刺得人的眼睛快要睁不开,眼膜受了刺不断地流眼泪,眠风不适地拿手挡住光。

    顾城低喝道:“赶紧闭眼!”

    然而闭眼也没有用。

    这样的强光,轻易地穿透了薄眼皮,打在身上虽然没有温度,反倒是令人处于超脱于时空的赤白。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穴开始抽痛,额前和后脑勺也开始敏感地不适,脑子里的神经好似遭遇了无处根细白银丝的穿透,令她头痛欲裂。

    眠风昏了过去,昏之前大吐特吐,脑袋也撞到桌角上。

    她是在顾城的怀里醒来,他拿自己的头脸、胸膛还有手臂全方位地笼住她,凉薄的唇瓣贴着她的额头:“阿眠,干爹对不住你。”追ベ新.更多好文来群78/60/99/895【popo小说屋】

    眠风不敢睁眼,眼泪却从眼角不住地滑落。

    笼在她上头的手臂上,湿热的液体流到她的脸上,这些都是顾城的血。

    顾城话毕,他对着某处大喊,说要见季仕康。

    ——————

    那个时候做个学徒都要吃尽苦头。

    做错了事就要受罚,不仅眠风要挨打,其它徒弟也要挨打,这是出于公平。

    另外,这一行,只能是严师出高徒。

    顾城的理念和想法,在前文穿插着都说过啦。

    分卷阅读89

    分卷阅读89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