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分卷阅读86  底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86

    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86

    这件囚室刚被打扫过,左侧方靠墙砌着一张石床,石床前头安了一只水龙头,下面就是坚硬的水泥水槽。墙壁粗糙,上面还顶着铁环和横杆。很多暗红色的印记已经深深的浸润进去,怎么擦都擦不掉。

    相比其他的囚室,这里算是高档了,起码有床,也有水。

    水龙头已经生锈了,季仕康拧开后,让黄色的水流干净后才洗手。

    十指交错着,快要干涸的血液被他缓慢而细致地搓着,很快就被冲了下去。

    不一会儿,有人送进一圈长水管。

    季仕康关上厚实的铁门,连带着把铁门上滑动的巴掌大的小窗也合上了。

    十月几近十一月的天,已经很有些凉意,苏北近海,空气里无时无刻不带着潮湿的水分子,所以囚房里轻易变得阴冷,是那种冷到骨头里的阴凉。

    眠风抱着膝盖坐墙角,背后的水泥石墙磨得骨头疼。

    季仕康把粗水管接到水龙头上,暂停了片刻,接着踱步过来,侧身对着眠风坐到石床上,低头点了一根香烟。

    “顾眠风,八岁被顾城收养,在他身边培养了十年,成了他手下的王牌刺客。”

    “去年四月份,玫瑰饭店你狙击我,失败。一个月后,陆老板的别苑里,你再次行刺狙击,伤了黄如玉,逃跑时杀死一军官和一位舞女。两次行刺失败导致顾城直接改变了思路,接下来还用我说吗。”

    眠风把头埋进膝盖内,紧着小腿。

    季仕康拿皮靴踩灭了烟头,迈步走到她的跟前,铁骨的手臂把眠风擒了起来,浓黑的长眉下,眸光令人如临深渊。

    “他派什么人不好,非要把人派过来,股眠风,你能给我一个答案吗?”

    眠风在他的手里,毫无力气,鼻头一阵发酸心口绵密的阵痛过后,好似一切都无所谓了。

    “就因为你还有点姿色,不仅可以拿枪,还能上我的床被我肏?”

    眠风垂下眼皮,笑了一下:“客观来讲,应该是这样。”

    “行。”

    季仕康把她扔到石床上,大步流星地出去了。

    他知道顾城为什么挑选眠风,因为她长得像季微。

    顾城算准了他会掉进这个坑里。

    这晚眠风睡了一个好觉,如果不计较石板床的硬度和棉被上发出的霉味,这一觉是她进来以后睡得最好的一夜。只是她很快就醒了过来,之前总有人来打断睡眠,以至于身体有了一点后遗症。

    眠风仰躺着,头顶吊着一只光裸的灯泡,瓦数不高,把一切都照得不清不楚地含混。

    时间在这里好像没有了意义,一秒好像成了一分钟,一个小时好像成了一天。

    她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铁门的小窗边,朝外面喊了两声,根本没人应她。

    “可以告诉我几点了吗?是几号?”

    阴森的走廊里只有她自己嘶哑的声音在回荡。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半个囫囵觉醒来,有人把饭菜送了进来。

    一碗雪白的香喷喷的米饭,陪着一叠现炸的小鱼干。

    饭毕,趁着她睡觉的时候有人过来把饭盆都拿走了。

    这里的人都被勒令不准跟她接触,也不准跟她有任何交谈。

    眠风醒着的时候,在密室里感觉到了无聊、穷闷,慢慢的转变成了焦躁、抓狂,像是整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她已经被遗忘、被埋没了。

    不知熬了多久,眠风的后背贴着铁门的侧边,眼眶里瞪出了红血丝,无声地蛰伏在这里只为等待有人进来。

    所以送饭的警卫悄悄地拉开下面传送窗口时,他的手背一把被人踩住,接着整个手臂都被大力的拽了进去。

    杀猪般的吼叫声刺破了寂静的牢狱,很快有人过来解救他,他们从外面抢救不回这人的手臂,只得巴拉着开了门,几个人那着电棍一拥而上。

    铁门哐当被人踹上,外头的人愣了一下,听着里面打的稀里哗啦哐当直响,跟着抖了一下肩膀,屁滚尿流地往上跑去通知最高长官。

    季仕康令人打开门,他一个人进去,前脚刚进,一只纤长柔软的手臂迎面袭来。他的上半身往旁一篇,抬手隔开,然而对方的手忽然软成了蛇,穿插悠游绕着他的手臂滑过来,像极了一条肆意吐信子的毒蛇。

    扫了一眼牢内七倒八歪的男人,季仕康挺拔地站住,没在动作。

    而那只袭击的手掌悬在他脖颈前的时候,立时停住了。

    趁着她停顿的间隙,季仕康顺着她的力道,猛地把人擒过来反捆双手,咔哒一声,眠风的手腕上扣上的手铐。

    “把这里收拾一下,都出去。”

    眠风再度被喂了药,但是这次药量显然减少。

    季仕康看她狼狈脏污的样子,眼里沉着暗光,一面走一面脱了外套,好生生地挂在墙上的钩子上。

    他慢慢地挽起手臂上的袖子,又去洗手,侧脸上哪怕一丝的表情波动都没有:“吃饱了,有力气了,是吗。”

    水管套上去,水流从他的指缝里哗啦啦地泄了出来。

    季仕康指向墙角,让她站过来。眠风刚一站定,高压水流冲了过来,瞬间通体淋湿。

    “把衣服脱掉,洗干净点。”

    男人的冷冽的声音从水幕后传来,见她没动作,他又重复了一遍。

    眠风在赤身立在水枪下,双手环住胸口,头发湿淋淋的贴住脖颈和脸颊。水幕忽而停了,季仕康的皮靴踏在满是水流的地板上,修长的手指插进她的头发里,把湿发全数往后顺去。

    因着湿冷和冲击,眠风的脸上和身上泛着粉红,唇瓣微微的抖着,渡上了殷红的颜色。

    季仕康把人圈在墙角,声线低低地,带着蛊惑和诱导:“除了柳桥巷的顾宅,顾城还有哪些落脚点。”

    男人身上的热力,还有属于他的人气,源源不断地笼过来,他的手往后撑住了墙壁,然后带着热力地落到了她的后背上,眠风胸口处翻腾着,想要咆哮吼叫,隐晦的酥麻从拿只手心里往血液里灌。

    她撇开脸,避开他的视线,面上却是无比的平静:“我不知道。”

    为了让他信她,眠风转过头来对上他的眼睛:“我说的是真话。他不是什么都会跟我们说。”

    他的手掌握住了她的腰窝,热气从打到脸颊上,眠风敏感的往后退,又听他道:“什么叫你们——”

    顺着手臂的曲线,季仕康把她的两只手臂带起来往上,单手抽了脖颈上的领带往上捆去,捆在上头的铁杆上。

    这一条孔雀蓝斜纹布料的领带,五分的柔软,十分的结实。

    这个高度让眠风只能吃力地踮起脚尖,然而很快她就不用踮了,季仕康把她的双腿还到自己的腰际,两手卡住她的后臀掰开,花穴也跟着翕合起来:“应该说是你,你跟他的关系,还要我说给你听么。”

    裤链下拉的声响刺激着眠风的神经,她的手掌往上抓住铁杆,身子要往上跑,季仕康抓了她的臀用力往下掼,直直地生生地,瞬间整个地把那条巨物给吞了进去。

    分卷阅读86

    分卷阅读86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