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分卷阅读80  底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80

    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80

    登上了比这种八卦更重要的事情。

    千人的日军部队进驻苏北,跟着后脚过来的,是中央政府派遣过来上任的保安局副局长。

    她跟廖缙云出街的时候,外头的情势显然紧绷起来,岗哨越布越多,日本人的身影随处可见。

    “保安局现在日子不好过了,”廖缙云趴在吧台上,要了被餐后香槟,他的目光落到眠风身上:“这你知道

    吧。”

    不仅日本人想要蚕食苏北,因为前头几件事,中央政府不再信任季仕康,要人过来逐步取代他。

    眠风拿背脊靠着吧台,骨头一寸寸的舒展开,点了一根女士细长香烟:“我知道。”

    就在他们刚刚踏进警察局大门的时候,隔壁稽查队压着一个矮个子中年人从后面操场过去,有人打开铁丝网,

    他们快步的进来保安局。

    中年男人穿着领导的服装,裤子是新裤子,鞋子也是新鞋子。

    路诚心失魂落魄地立在毛科长办公室门口,文件和纸张散落一地。

    看到眠风的那一秒,她扑了过来,还是廖缙云从中架开她:“小路,有什么话好好说。”

    路诚心哭得很惨,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她亲爹被抓走了:“科长科长被带去保安局了,翠微,算我求求你,你

    去求求季局吧!”

    只要是进去的人,非死即伤。

    眠风的视线里,所有的人连同警察局的墙壁、屋顶、地板,全部远远的退开。

    她怔了两秒,太阳穴上的筋络抽动两下。

    怪不得这几天他没出现。

    季仕康开始动手了。

    一时间警察局内风声鹤唳,快到五点钟的时候,全都像惊鹄似的往外飞。

    武志平的车照旧停在外头,司机在里头坐着,而他靠在门板上,照旧是贱兮兮的笑。

    眠风的目光,自大厅里走到日光下,一直留在他的面上。

    原来他比她想象中更有城府。

    “请上吧,叶小姐。”武副官拉开车门,后她一跳上前面的副驾驶,从前视镜里窥测她的动静:“晚上想吃点

    什么?”

    回到四平酒店,趁着他去上厕所的空档,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不小心撞了她一下,手心里落入纸条。

    刘宝善顶了一下帽檐,目光往上示意:“对不起啊,您没事吧。”

    眠风说不要紧,武志平从厕所里出来,送她上楼。

    这夜凌晨一点钟,万籁俱寂的深夜里,一身夜行衣的女人翻窗而出,手脚并用着扒上建筑体的凸出棱角,灵活

    地跃上走廊尽头的窗户,翻滚着冲进后面的消防通道。

    不过两分钟,眠风抵达了酒店楼顶的天台。

    夜风簌簌地,撩动男人的西装,这人一手抄在裤袋里,一手擒着或明或闪的橘红火星。

    第63章 我愿妥协  底牌(艾玛)|脸红心跳

    顾城没有转身,香烟的火星掉到地上,皮鞋尖尖踩上去左右碾压。

    秋末的夜风已经带上了寒凉,眠风无声地走到他的侧后肩。

    四平饭店处于高位,眠风站在此处,可以看见小半个苏北城,苏北城陷入寂静的安眠,零星的灯火亮在暗夜

    里。

    “你来了。”

    眠风嗯了一声,上前一步同他并排站住。

    顾城偏过头来,眼睛里反射着了路灯照射出来的火光:“如果,哪一天离开这里,舍得吗?”

    眠风定定地看着他,一时无法挪开目光,他的笑和姿态,永远是亲昵而遥远,似乎随时就可以毫无牵挂地离开

    消失。

    “舍得的,干爹。”

    眠风凝望着他:“干爹在哪里,那里才是我的该去的地方。”

    如果我还有家的,那里就是我的家。

    顾城抬手抚上她的侧脸,手指带着温温的热力,掌心贴住了她的脸颊:“ 阿眠,干爹爱你,知道吗。”

    眠风在夜风里忍不住抖了一下,顾城牵住她的手往顶楼的杂物间带。

    小小的房间,方寸的窗户,玻璃破损无人修缮。

    顾城把她抱到靠墙的木桌上,一手打开她的双腿。

    衣服一件件的扔到旁边的生锈的铁架上,昏暗的光线里,唯独她的胴体雪白无瑕。柔软的曲线,羞涩隐忍的神

    情,这些让他很快有了欲望。

    顾城解开皮带,卷住眠风的双腕,就系在头顶的铁架上。

    修长柔韧的手臂往上吊了起来,局促紧张的呼吸中,胸口丰盈的两团颤颤地,栗色的奶头已经挺立起来。

    眠风撇开头,顾城的脸贴近了,鼻息里喷出的热气撒到脖颈上,一片酥麻致痒。

    轻柔的吻落下去,顾城左手握住她的腿弯撑上去,下面涨得发痛的物件抵在细缝中,对住娇嫩的珍珠上下滑

    动。

    眠风咬住下唇内的嫩肉,后背崩得很紧。

    那东西沾了湿滑的淫液后,顺利地一寸寸地、极度充盈的挤了进来。

    顾城的手握住她的后背,缓慢的游走,他把脸送到她的眼前,追逐着她雾蒙蒙的双眼:“怕什么,阿眠,看着

    我。”

    扶着眠风额角的发丝,顾城的血液一层又一层的沸腾起来,用力的顶进她的体内,耳膜里随即钻进细碎难忍的

    嘤哼。

    阿眠,我们马上就要亲手把血债奉还了,你说好不好?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真相,你不用知道,你也不用记起,哥哥会帮你好好记着。

    以铁为骨,以忠为爱,我不介意。

    前者是我的目的,后者我愿意妥协。

    眠风身上越来越烫,皮带上的金属零件打到铁架上,顾城的手马上盖住了她的嘴巴。

    无数的嘶哑喊叫被埋在这只手下。

    事毕,眠风光溜溜地白玉一片地蜷在顾城的怀里。

    顾城的手摸进腿心,又送到她的唇边,沙沙地低笑:“阿眠的身体比这里老实。”

    他指的是她的左胸房。

    缱绻着调笑了几句,顾城给她把衣服妥帖着穿好,同时交与她最后一项任务。

    于此同时,保安局的看守所内,地下最后一间牢房中,毛玉顺眨眼从体面的官派成了乱糟糟萎靡的阶下之囚。

    他饿快要昏过去,武副官的脚

    分卷阅读80

    分卷阅读80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