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分卷阅读54  底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54

    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54

    许振生还穿着戏服,脸上的妆卸了一半,抛开刚才的风光,显得残缺破败。他伴着眠风走了几分钟,走路和看人的

    动作中带着明显的女性的气质。似乎有些尴尬,他们很少面对面的单独相处。

    气氛有些安静,也有些奇怪。

    “好吧,那我就先走了,你保重。”

    许振生何尝不是想说点什么,最后也不过是叫她停住脚步:“你今天不来,明天我也会去季公馆。”

    “干爹有东西交给你。”

    他照例给了她一张纸条,眠风问干爹还有话交代吗。

    “他说,你懂的。”

    就这三个字,你懂的。

    眠风把纸条卷进手心,又在街上晃了一个时辰,在回程的出租车上摩挲着手心里的纸条,纸张纹路平滑,指尖

    摸到凹凸的痕迹,这是钢笔字留下的印记。她摸了一会儿,这才展开纸条,似乎看到顾城穿着黑色水滑的绸衣,坐

    在红木椅上端着茶杯含着温笑,交代她:“菊田郁江,中日邦交联合会会长,也是驻华商社社长。身份有疑。为期

    一个月,勿要让我失望。.

    在她回到季公馆前半个小时,苗茜茜同季长官大吵一架,当然主要是这位底气十足的表妹负责争吵。

    苗小姐绘声绘色地描绘了马场的突发事件,说她受了多大的惊吓和威胁,说叶翠微完全是个疯子。

    季仕康训了一下午的兵,火气上头,正要了一杯凉茶去火气,基本无视表妹的表演和指责。

    左右耳还是听了些,他垂着眼皮,心道,这事——她做的出来。

    眠风跨上台阶,大厅里散出明亮的灯光,而苗茜茜歇了旺盛的表演欲,喘了两口气后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正视

    敷衍她的季长官:“表哥,你的眼光真不好,以前不好,现在更差。小时候你就很维护那个谁,她那么小,就那么

    疯癫,虽然她死了,你还是找这样或者那样的人替代她。有必要吗?她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生的杂种,是不是大帅

    的种还不定呢。你们家好吃好喝的供着她,你更是不欠她什么。为什么还要记到现在?”

    苗茜茜为她表哥伤感:“我不傻,我看的出来。姑妈更看得出来,你这样会让她失望的,她本来身子就不好。

    那个小杂种”

    苗茜茜之所以记得这样清楚,那个时候她也才七八岁,但着实被季家里的情形给吓到了。

    她还在姑妈怀里撒娇的时候,楼上突然传来嘶厉的尖叫声,这声音来源于一个小女孩儿,比她要小,尖利的叫

    声几乎穿透了无数的墙壁。这声音简直难以形容,像鬼一样歇斯底里,散着恐怖的味道,根本就不是寻常的哭闹

    声。

    接着她听到咚咚咚的撞门声,姑妈脸色难看,身体直发抖,同旁边的女佣打了个眼神:“把她送到地下室

    去。”

    可能是路上出了点问题,女佣没有抓紧小孩,苗茜茜吓得大叫,她看到满头是血的小女孩疯狂地往下跑,看身

    形就四五岁的模样,被女佣从后一把拽住。她便拼了命的抓了栏杆,对着楼下众人张开嘴,像是不会说话般啊啊啊

    的大叫。女佣劈头盖脸的抽她的头和脸,想要扭住她的身子,可是困不住,于是管家和男佣跟着上去帮忙,一团混

    乱中把人拖走了。

    她姑妈久久回不了神,末了道一句孽障,小畜生。

    后来还是她亲妈告诉她里头的内情,说是大帅找了个外室,叫什么艾彩凤的寡妇。艾彩凤已算不得年轻,但是

    显得年轻,前头还有个孩子。她很会勾搭男人,勾搭上大帅后生了个女儿。姑妈知道后不准艾彩凤进家门,但是退

    了一步,准许把孩子抱回来养。苗妈妈让她不要误会姑妈:“你姑妈已经很宽容了,她信佛,心肠好的很。是那个

    杂种根不好,天生就是个疯子。”

    苗小姐刚从回忆里抽出来,心口猛的一缩,表哥满脸雾霭,阴气森森地紧盯着她,好像马上就要过来撕了她。

    “表哥,我真是为你好,我”

    季仕康的唇角扭曲着抽了一下,大吼一声叫来副官,让他收拾苗小姐的行李。

    苗小姐颤抖着身子站起来,含泪接了行李箱,苦笑着哼了一声:“我走可以,表哥,你等着看吧,你这是自讨

    苦吃。”

    第40章 1919年夏(一更)

    1919年夏,季仕康从陆军军官学校回到耀县过自己十二岁生日。

    耀县是个不大不小的县城,与外交通不算方便,但也造成了一个好处,季大帅在此处招兵买马,在不知觉养成

    一个巨大队伍之前,基本上没什么人打这边的注意。等他的队伍壮大起来,不断向周边扩张时,别人想把手伸过来

    也就迟了。

    季大帅这年要过五十大寿,父子两的生日不过隔了半个月,所以这次季仕康无论如何都要回家一趟。

    季家占着一块风水宝地,龙凤雕花的飞檐,一条又一条精雕细琢的长廊互相交错,最终的目的地都指向深处的

    主宅。

    红绸带提前挂了起来,盆景草木在明媚的阳光下,散发着勃勃生机。

    绿色的军用车把他接回了家,季仕康处在少年成长的年纪,个子却是远远地甩过了同龄人。

    他穿着学校统一分发的军官制服,浓厚的澡绿色,里面贴身穿衬衫,没走几步路,汗水沿着额角速速的下。一

    路上很多人跟他打招呼,有家里的下人,也有大帅来往的宾客。只是他这人不怎么爱说话,一张白脸冷冰冰的,顶

    多透过肢体语言回敬两分。在他往里走的时候,前方有人推搡着一个穿淡绿旗袍的女人往外推,说是现在大帅不方

    便见她。

    这个女人个子不高,体态婀娜,同时也显得弱不禁风,像是柳枝,除了柔软就是脆弱。

    她哭着说想见见自己的女儿,小微,她已经有半年没见过小微了,所以想借着这次府里办大寿,献上一份礼

    物,同时见见小女儿。

    家丁对她没好话,说她给脸不要脸,不要在这里丢季家的脸面。

    季仕康同他们擦肩而过,女人看出他的身份,咚的一声在他面前跪下。

    一个成年人,在 一个少年面前跪下,季仕康抬手挡了挡烈日,这时他还有着属于少年的怜悯之心,虽然面上

    没有显现出来,也没有答应女人的请求,等午饭过后,他还是去找了那个叫小微的孩子。

    他在后园的小院子里找到她,小微,他早就见过她,这几年,每逢过年时节,奶妈会抱着这个小孩子到主院里

    拜个年,然后领上红包,接着老实规矩的退下去。所以季仕康基本上把她当做陌生人,不过一个再小不过的小孩

    子,他没必要去关注。

    分卷阅读54

    分卷阅读5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